机械machine.hc360.com

全球破产潮果然汹涌来袭,连你最熟悉的行业巨头也顶不住了

时间:2020-04-26 15:03:41

来源:中国机械社区

作者:佚名

疫情之后,很多我们熟悉的品牌可能都要消失了。

全球“破产潮”已经来了。一场行业大洗牌也正在酝酿。

首当其冲的是航空、酒店和零售。

4月20日,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宣布进入破产管理程序,由咨询公司德勤接管,在未来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寻找接盘的财主。如果找到了,维珍澳洲航空将涅槃重生。否则,这家刚好迎来20周年的国际航空巨头,就要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4月15日,希腊酒店业商会称,受疫情影响,目前有65%的酒店受到破产威胁。当地旅游协会表示暂不清楚有多少酒店能撑至疫情结束。

拥有近百年历史的迪士尼公司,本周宣布解雇一半的员工,约10万人。美国最大的购物中心所有者,西蒙房地产集团,则暂时关闭了200多个购物中心和直销中心。英伦小碎花Cath Kidston宣布将永久关闭英国所有60家门店以及裁掉900多名员工……

北京计划复工前一天,K歌之王宣布与200多名员工全部解除劳动合同;日亏200万的八合里也曾卖房发工资;海底捞也是坦诚,毅然涨价就是因为疫情的影响……

这些率先倒下的行业巨头,倒下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直接宣告破产的,也有以放长假为名的“慢性死亡”,但绝不可能是最后一批。

根据中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数据,今年一季度收到的破产案件超过4000宗。

这是一场严重程度远超SRAS和08金融危机的大风暴。肆虐过后,谁能够活下来?

航空业是破产浪潮中最脆弱的。

除了维珍航空这一巨头,阿拉斯加的拉夫航空、瑞典航空、挪威航空、英国地区性航空公司弗莱,统统进入破产程序。过去十年航空业的巨大光芒,瞬间黯淡。

国际航空协会对全球航空业受损情况的评估,从2月份的290亿美元,一路提升至现在的3140亿美元,接近十倍。

没有乘客是最明显的风险,但还有大型飞机的养护费用、停机位的租金、地勤人员的工资等零碎成本,全部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

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最大头的几项成本都不是自己能够确定的,租飞机的钱、油价、美元之间的汇率,这些都是随时变动的。唯一确定的东西只有飞机运行起来产生的现金流。

这就注定了,国际航班一定是疫情中受影响最大的一块。

再加上,有些航空公司本来的商业模式就有问题。

比如此次疫情下第一个倒下的航空公司,英国弗莱航空(Flybe)。它在3月5日宣布破产,所有航班停飞。

该公司的定位是围绕英国小型机场搭建起点对点的航线网络,本来是可以补充大型国际航班以外的飞行需求的,例如欧盟内部的短途飞行。

但是这也导致了它不能像其他大型航空公司一样与另一个国际枢纽对接。比如世界上最赚钱的国际航线——伦敦希思罗飞往纽约肯尼迪的跨大西洋航线,一年就能赚12亿美元。

弗莱的一个重要枢纽反而是意大利北部的米兰,后者在此次疫情中不幸成为了意大利的“震中”。

这直接拖垮了本已十分脆弱的弗莱。更北边的挪威航空也是一样,用低成本引入长途航班,这样的方法在需求旺盛的时候可以赚很多,但反过来,需求一萎缩,负债就猛涨。

最新走破产程序的维珍澳洲航空也是高负债的一员。该公司负债超过50亿澳元,连续7年亏损。截止2019年底,他们只剩下11亿澳元现金,想要还债根本是杯水车薪。

这也难怪维珍老板布兰森准备变卖自己在维京群岛上的所有房产,来拯救这家航空公司。

事实上,只要能扛住这波疫情,2021年的航空业,在低油价和经济复苏的刺激下,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你坐飞机可能会更便宜了。

包括航空公司在内,这轮破产浪潮暴露出现金流的重要性。

今年3月,疫情之间,经济学人发布了一份报告,研究了800多家最大的美国和欧洲上市公司,基于债务违约成本、利润率、现金流和杠杆做了评估。

得出的结论是,虽然有一些中型公司得分不错,但最强的公司往往就是那些利润率高且现金流充裕的大企业。最好的100家企业的得分中位数,甚至是最差的100家企业的两倍。

从结果看到,市值高的大企业大获全胜,这源于他们一直以来的良好管理和具有竞争力的护城河,而强劲的现金流又帮助他们能够熬过这次困境。

比如欧洲空客骄傲地表示,它有大约32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风险要远远小于美国波音,后者已经寻求美国政府的纾困。

疫情之后,供应商也会更青睐这些大公司,从而形成明显的“马太效应”——能够在疫情中活下来的,就是那些最好最大的企业。

对于我们而言,这意味着未来买龙头,买大企业,买巨头仍然是相对来说更安全的选择。

“破产潮”其实并不意味着死刑。

以维珍澳洲航空为例,最新的消息是,德勤已经找到了至少十名买家,准备接盘。

这些破产的企业涅槃重生,是完全有可能的。

美联航、达美航空和美国航空三家公司分别在2002年、2005年和2011年申请破产,但经过几年的资产重组,他们都拥有了更高的运行效率。目前,按客运量计算,他们分别是世界第一、第二和第四大航空公司。

这波破产浪潮,中小企业会死掉一批,而供应链会被迫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材料,纾困和补贴又会进一步降低成本。因此,新的初创企业能够基于更低的门槛快速进场,同时又能搭上经济复苏的快车迅速成长。

一场行业大洗牌将不可避免地到来。这实际上是在帮政府进行结构性改革,用市场化的手段淘汰掉了一批产能过剩、利润率差和现金流短缺的企业。

优胜劣汰,强者愈强。这本是大自然的规律,却被病毒在今年无情地加速了。这或许就是疫情给我们留下的最长远的影响之一。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广告

关注我们

扫一扫
关注“慧聪移动号”

慧聪会员登录

忘记用户名?

忘记密码?

登录

注册

没有会员账号?只需一分钟注册,您可获得: 海量买卖家资源,成单机会就在眼前